达摩院医疗AI在26家医院上岗已诊断3万个疑似肺炎病例

2月21日,记者获悉,达摩院医疗AI已在湖北、上海、广东、江苏等16个省市的26家医院上岗,截至目前,达摩院AI已对3万个临床疑似新冠肺炎病例CT影像进行了诊断,单个病例影像分析可在20秒内完成,准确率达到96%。据介绍,该技术将很快在全国100多家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完成部署应用。

疫情早期,由于确诊案例样本量少,医疗机构缺少高质量临床诊断数据,核酸检测作为病原学证据被公认为新冠肺炎诊断的主要参考标准。随着临床诊断数据的积累,新冠肺炎的影像学大数据特征逐渐清晰,CT影像结果变得愈发重要。根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诊疗方案第五版,CT影像临床诊断结果可作为新冠肺炎病例判断的标准之一。

目前,好大夫全天的在线问诊量在每天20万左右,这个数字对任何一家单体医院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互联网医院的好处就在于可以调动全国的医生资源。每天晚上六点到十点是远程问诊的高峰,最多的时候,他们这家互联网医院每分钟同时接通100个问诊电话,很多医生一个人一天要接诊100多位患者,有的医生凌晨三四点都在解答患者的问题。

中关村医学工程健康产业化基地

好大夫在线首席执行官 王航:互联网医疗行业经过前两年的发展,其实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能力,能够在疫情发生的时候顶上去。如果没有2018年国家卫健委发布线上诊疗的三份文件的政策储备,我认为,这一次大家也发挥不了这么大作用。

据报道,该技术2月15日率先在郑州小汤山——郑州岐伯山医院投入使用,目前已在湖北、上海、广东、江苏、安徽等16个省市的26家医院落地,包括武汉市第六医院、上海市大华医院及江苏无锡虹桥医院,已有3万个临床疑似新冠肺炎病例通过达摩院医疗AI完成CT影像的诊断。

清华大学临床医学院院长 董家鸿:远程端的专家会通过信息平台、信息系统及时获得前方医疗的需求,然后及时响应,提供决策的支持和协同医疗。

为了提升新冠肺炎的临床诊断效率,达摩院基于5000多个病例的CT影像样本数据,学习训练样本的病灶纹理,研发了全新的AI算法模型,可在20秒内快速完成新冠肺炎影像的分析,分析结果准确率达96%,大幅提升诊断效率。AI还能并直接算出病灶部位的占比比例,进而量化病症的轻重程度。

在过去仅仅叙述头疼、头晕、咳嗽等不齐全的病历,会被拒绝,但在这个时候,很多不齐全的病例会被分配到合适级别的医生那里。

清华大学临床医学院院长董家鸿到达武汉的第二天,就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远程医疗中心和北京清华长庚医院、上海瑞金医院的专家共同会诊。目前在武汉,虽然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但危重症患者仍然很多,医护人员依然很紧缺。

中关村医学工程健康产业化基地主任邹颖

根据工信部的数据,目前全国已经有191家公立医疗机构和近100家互联网医院在提供线上义诊,缓解线下医院的压力。

但在临床诊断过程中,医生人肉辨别CT影像效率较低,据了解,一位新冠肺炎病人的CT影像大概在300张左右,每诊断一个病例,影像医生的耗时大约为5-15分钟。

中国移动政企事业部医卫行业拓展部总经理 刘金鑫: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5G智慧医疗的建设一定是推动互联网医疗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动因。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远程医疗中心

疫情发生的一个多月来,好大夫在线的问诊量增长了10倍之多,最高的一天,光义诊就将近12万的接诊量。1月23日,好大夫在线的义诊一上线,基本上所有的义诊名额就被迅速抢光,意识到了需求量的暴涨后,他们紧急召回了所有能召回的研发和运营人员。

疫情发生之后,中关村医学工程健康产业化基地的心脑血管重大疾病防控网络平台和武汉的多家医院以及北京阜外医院的数据平台进行了通联共享。目前,北京已经有数十家三甲医院参与到对疫区的远程治疗,而远程医疗背后是强大的网络支撑。

中关村医学工程健康产业化基地主任 邹颖:目前,互联网医疗对于慢病管理缺乏一些基础数据的支持,有一定的局限性。我们希望通过智慧医疗产品创新研发,和公共卫生系统能力的匹配,一起建设健康中国的体系,提升人民健康水平。

好大夫在线首席执行官王航

北京协和医院急诊科的医生刘安雷接诊了一位武汉患者,家人担心她得了轻症新冠肺炎,刘安雷医生在线给她指导治疗。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呼吸科的医生李秋钰,她下班后在网上接诊了一位安徽患者,因为坐火车经停武汉,回去后有发热,她担心自己感染了新冠肺炎,李秋钰给她做了指导。

在全国心电医联体远程分析中心,全国心电医联体联盟主席郭继鸿与武汉人民医院东院区CCU主任周晓阳进行了远程会诊。周晓阳所在的医院接收了新冠肺炎患者800例,其中有22例危重病人,两天前有一名患者的心电图发生明显改变,他希望北京的远程会诊中心能够给出治疗方案。

通过这次疫情,更多人体验了在线问诊、送药到家等服务,而互联网远程医疗也在这场空前的疫情中解决了很多疑难问题,成为“战疫”期间的逆行者。

对于这家互联网医院来说,十万甚至更多的访问量不是挑战,最关键的问题是分诊系统。之前,互联网医院主要依靠人工分诊,两年前,他们引入AI分诊系统(即学习型机器人模型),让AI系统学习之前积累的病例,学习完根据患者提交的信息自动分诊。可是这次的新冠肺炎是新事物,很多患者对自身的症状描述不清晰,所以AI系统要尽快学习新的病例。

从1月22日到2月25日,一个月时间,好大夫线上问诊量超过426万,其中和肺炎相关的咨询占到了20%,问诊量环比增长了278%,平均每天有2万多名医生在线问诊。春节前,好大夫在线平台上有21万签约医生,现在这个平台的签约医生已经增加到了22万。

除了好大夫在线,叮当快药的在线医师也很忙碌,在线药师毛雪松从大年三十到现在,每天几乎都要接待近600例网上问诊,和毛雪松一样,送药小哥李巍也是从大年三十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休息过,最忙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

叮当快药覆盖了北上广深等15座城市,疫情期间口罩、酒精、消毒用品以及常见用药的销量直线上升。与此同时,多家互联网医疗平台的线上接诊量都在成倍增长。阿里健康、春雨、企鹅医生、平安好医生等10余家互联网医疗平台的问诊量都呈几何级速度增长。

远程诊疗并不是一个新鲜词,早在2015年国家卫健委提出分级诊疗,医疗资源下沉时就有了雏形,到了2017年更是遍地开花。在此次疫情的助推下,远程医疗将有更大的探索空间。不过,专家们认为,目前远程医疗还有一些短板需要补齐。

据悉,达摩院正与合作伙伴卫宁健康加快技术推广。该技术将很快在全国100多家新冠肺炎定点医院完成部署应用。

达摩院算法专家徐敏丰表示,“AI已经成为临床医生提升诊断效率的重要手段,尤其在细微区别的CT影像分析上远远高于医生肉眼的效率,可以预见未来AI还将在更多的疾病诊断中会发挥价值。”

“互联网+”医疗大有可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