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政协委员陈海佳建议组建数支国家防疫尖兵队

(两会访谈)全国政协委员陈海佳:建议组建数支国家防疫尖兵队

中新社北京5月21日电 题:全国政协委员陈海佳:建议组建数支国家防疫尖兵队

为了方便照顾患者,也为了家人安全,传染科重症监护室很多医护人员吃住在科里。大家每天互相打气:“嘿,又是美好的一天!”

ICU,即重症监护病房,然而对于监护室的护士来说,ICU代表着特别的含义,它代表I care for you(我来照顾你)。

除了重症监护室原来的医生,现在还有2名麻醉手术科、1名胸腔外科、1名神经外科的医生支援。麻醉手术科医生刘睿说,从进入重症监护室那一刻就投入到紧张有序的救治工作中,根本没时间考虑恐惧,也来不及体会苦累,因为思维全部已经投入与时间赛跑抢救生命的战斗中。

和患者打交道多了就会有感情,这是一种生死之交。最重要的是,医护人员要将“信心和希望”传递给患者。

医护人员准备进入隔离间为患者进行护理。唐都医院供图

深入到这次抗疫的公共卫生与应急实践中,陈海佳通过与一线医务工作者、科研人员交流调研,在他对中国防疫科研体系现状的反复思考中,《关于我国防疫科研管理现代化提升路径的提案》最终成稿。

陈海佳认为,防疫科研关系到民众的生命健康,关系到社会经济的发展,更关系到国家未来的安全,而科技攻关能力也非一日之功,因此,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当下,要对防疫科研从战略上的高度上加以重视,并为长远谋划,加紧推进提升中国防疫科研管理的现代化能力和水平。(完)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21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全球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00万例。此前,全球新冠确诊病例数于美国东部时间9日16时32分(北京时间10日4时32分)达到400万。全球新冠确诊病例数从400万增至500万,耗时仅仅11天左右。

加强党对防疫科研的领导、搭建应急科研合作信息平台、培养防疫科研尖端人才梯队、变革防疫科研管理和评价机制、推出生物安全法构建生物安全法制体系、强化实践演练增强防疫科研与临床防控实践结合,陈海佳从六大方向为提升中国防疫科研管理现代化作出设想。

从除夕到现在,大多数医护人员已经20多天没有回过家。他们相信,对于患者来说,尽管这里离死亡一步之遥,却又是离生存最近的地方。(完)

78岁的李大爷和74岁的老伴同时感染了新冠病毒。初期李大爷戴着无创呼吸机,稍微动一下,血氧饱和度都会往下“掉”,党肖眼睛都不曾离开。为了让老人安心,党肖专门把两位老人安排在双人间隔离病房。每天护士都分别告知对方的恢复情况,并不忘鼓励他们:“信心是最重要的,爷爷奶奶加油。”

陈海佳进一步表示,一方面要抽调防疫科研专家与临床、疾控专家共同组建数支国家防疫尖兵队,积极参与国内外重大疫情的实战演练,同台竞技,积累实战经验;另一方面要让防疫科研队伍在一线训练,加强防疫科研、临床、疾控联合战疫日常演练,在突发疫情中早准备早磨合,增强协作配合度。

医护人员进入监护室前相互加油。唐都医院供图

当几天水米不进的李大爷,忽然指着标识牌表示“想吃饭”,护士张岚赶紧一路小跑去给他热饭。这令她高兴了好久:“没有什么比看到他们病情好转更让人开心的了,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回报。”

医护人员核对防护用品。唐都医院供图

疫情发生以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科技部、国家卫健委积极推进干细胞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治疗方面的临床疗效研究探索,干细胞技术也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发挥了重要力量,这让陈海佳感到欣慰。

作为中国最早投身到干细胞产业的企业家之一,该次赴北京出席全国政协会议,陈海佳早早就准备好了提案,他的提案大都围绕抗击疫情展开。陈海佳一直致力于推动干细胞科技创新和产业化。过去两年,他向大会分别提交了建设国家干细胞库、推进干细胞新药研发和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干细胞全球生态圈等提案,均得到了立案和回复。

“要抽调防疫科研专家与临床、疾控专家共同组建数支国家防疫尖兵队,培养防疫科研尖端人才梯队,把科研的成果尽快地应用转化到对人民健康的保驾护航之中。”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协委员、广州赛莱拉干细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海佳5月21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

医护人员们讨论病例。唐都医院供图

医护人员正在工作。唐都医院供图

为抗击疫情,陈海佳带领赛莱拉干细胞联合钟南山院士领导的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广东省人民医院,紧急组织科研团队,和病毒赛跑,全力攻坚干细胞治疗新冠肺炎方案。

传染科ICU护士长党肖介绍,监护室每个患者都有专门的护士进行护理。他们就像拧紧的发条,需要不停地观察心电监护仪上的数值、输液泵、推注泵的运行情况等,患者的心率、呼吸、氧合和血压也被实时监测着。此外,他们还负责气管插管、吸痰雾化、帮病人喂饭喂水等,护理任务严峻而繁重。

走进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传染科重症监护室,第一感觉是安静,只听得到监护仪的滴滴声、呼吸机的气流声和医护人员忙碌的脚步声。而这安静之下是每一分钟的铆劲战斗,是与死神赛跑的惊心动魄。

中新社记者 唐贵江 索有为

“每次操作都面临感染风险,说不害怕那是假话,但也容不得我们害怕。只要看到病人,脑子里的惧怕就没有了,只想着救人。”男护士胡进佩说,医护人员们也为人儿女,为人妻女,为人夫父,但在进入ICU的时候,那份对生命的敬畏和责任,早已战胜了内心的恐惧。

最危险的治疗操作就是气管插管,不仅要亲密接触病人,还要观察患者生命体征和导管位置,可能患者的一个呛咳,分泌物都会喷的到处都是,医护人员稍有不注意都会被污染。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作为陕西第一批定点收治危重型患者的医院,唐都医院传染科重症监护室收治的都是陕西省最为危重的新冠肺炎患者。他们的年龄多属于“爷爷”“奶奶”级,需要呼吸机辅助呼吸,还多伴有基础性疾病,治疗难度较大。医院采取“一人一案”的个体化治疗方案。

监护室负责人康文臻的一天,是从7:30的交班开始的。她带领医护团队先了解患者前一晚上病情,再进行查房,还要认真审看每个患者的胸片和CT,根据病人的病情变化,和大家商量一天的治疗方案,调整吸氧流量、增减用药等。每8个小时后,会再轮一班医生上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