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厂长回归B站需要什么

7月5日,一向以嬉笑怒骂、搞怪吐槽风格为主的敖厂长,发布了一条从标题到语气都十分正经的视频《一个重要决定和一些真心话》,向观众们官宣:自己即将回归B站,并将与B站展开长期的内容独家合作。

“长期”据称是5年,除此之外,敖厂长宣布自己还即将带来新的4K分辨率数码栏目《敖物志》,尝试新的内容。

只不过这一次,敖厂长不用再靠自己做判断了。

敖厂长是个很喜欢制作“回忆杀“主题视频的UP主,在年终总结、以及探讨”恰饭“收入的几期视频中,他都很爱谈及自己最初创作时的心路历程,调侃自己早年“粗制滥造”的早期视频。

敖厂长本名敖缘凤,在制作第一集《囧的呼唤》时,他还是一名读大一的学生,当时的敖厂长还叫作囧先生,他把自己的第一期视频发到《命令与征服》贴吧中,获得了一致的差评。

其中把敖厂长“努力”形象推到巅峰的是《囧的呼唤》十周年时,敖厂长自学编程,给雅达利公司的遗作《寻剑》制作了未完成的第四作,这款游戏本身是一个包含诸多现实彩蛋与解谜的作品,而敖厂长也在视频中埋下了关于自己十周年的彩蛋,被粉丝们共同发现后,一起解谜的过程,才是他真正送过粉丝们的十周年礼物。

敖厂长从做视频以来,无论内容方向,还是职业选择,其实一直是靠自己的野路子摸爬滚打出来,当年选择成为全职视频博主,只是因为那1000块钱的信心;制作内容方向,无非就是用户的爱看不爱看,以及给他的反馈,他十分熟悉B站的用户,但B站的未来,他能在其中扮演什么位置,他的感觉又是模糊的。

他耕耘了8年的B站也变得不一样了,老三区中的代表鬼畜区逐渐在海量的投稿中声势渐微,2019年,B站的百大UP主中,生活区UP主的数量首次超过了游戏区UP主的数量,生活日常、美妆、美食、Vlog、知识、科技区开始崛起,越来越多元的内容和用户涌入B站,敖厂长对这些未知开始有些担忧。

从早稻生产情况看,洪涝灾害导致局部地区早稻田块无法及时收获,倒伏和穗发芽现象严重,单产受到一定程度影响,但没有逆转增产的趋势。

还是熟悉的地方,还是熟悉的配方。敖厂长只要用心做好自己最擅长的内容就行了,敖厂长复出之前,他发布的第一个视频是测评Oppo与《EVA》联名手机的视频,还引起了观众误以为其“恰饭”的误会,但其实这是敖厂长迈向数码测评领域的第一步,敢于直面误会,敖厂长也变回了那个自信的、敢吐槽的敖厂长。

我国中稻分布范围广泛,从南到北均有种植,主要分布在东北稻区、西南稻区和长江中下游稻区,2019年种植面积约为3.04亿亩。

但这些方式并没有解决敖厂长真正的烦恼——他更想知道的是,B站到底变没变?他在B站上,还有多少可以施展的空间?

品牌带来的广告需求,就需要大量UP主们所制作的精良视频来消化,B站也在日前宣布推出UP主商业合作平台“花火”,将UP主的流量价值继续转化为商业价值。

“今年洪涝灾情主要集中在长江中下游地区,以湖南、湖北、安徽、江苏4省为主,由于该区域中稻正处于分蘖期,耐淹性强,对整体生产影响程度有限,成灾和绝收主要集中在沿江沿河蓄洪区,占全国中稻面积比重不大。”王戈说。

据此前报道,香港国安法出台后,港警增加了新的警告旗,旗帜为紫色底,而之前警方的警告旗有蓝色、橙色、红色和黑色。港警执行任务时会根据不同的情况作出警告级别。紫色的旗帜上写道:这是警方发出的警告,你们现在展示旗帜或横幅,叫喊口号或其他行为,有分裂国家或颠覆国家政权等意图,有可能构成香港国安法的罪行,你们可能会被拘捕及刑事检控。(海外网 杨佳)

据专家调查,今年湖南、江西、广东和广西4省(区)早稻面积明显增加,比2019年增加约470万亩。专家调研中各地反映,今年早稻受灾面积虽然比较大,但成灾面积和绝收面积要小很多。早稻主产区面积大幅增加给早稻受灾腾出了空间,为稳定水稻产量提供了面积保障。

与此同时,他在流量和内容思维上也是超前的,他是最早的一批同时在优酷、贴吧、土豆、B站、Youtube、今日头条上同时更新自己视频,多平台策略的创作者;同时每当内容遇到瓶颈,就积极转型,尝试新的内容类型,并不断找准用户的口味及喜好,让播放量稳步提升。

同时不断采买购入各类版权、扶持激励UP,保证内容源源不断的在B站上得到补充,而这一切,都在为B站的商业化做准备,尽管陈睿强调B站仍以增长为主,但商业化始终是企业的宿命,B站在为更大的盘子做准备。

王戈分析,晚稻丰收基础牢,基于三大原因:一是面积有望增加,二是技术应用到位,三是减灾技术完善。

或许敖厂长回忆起12年前的自己,很难想到自己竟然能坚持这么久,而一个草根游戏爱好者的“用爱发电”,如今竟然成为了一代玩家的集体回忆。

这一时期,敖厂长的口碑获得了全面好评,敖厂长也按照自己验证、并得到成功的逻辑持续发掘新内容方向。

(本报记者 李 慧)

同时敖厂长也遇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烦:比如“214期”事件后,部分崇拜他但不太理智的粉丝将他推为游戏圈“反虚假宣传“代表,这并不是敖厂长的本意,之后他发表的评论,很多都被引申出超过他本意的解读。

晚稻生产再获丰收有保障

事实上,B站在上市之后,保证自身财务状况的稳定后,第一件做的事就是重金押注内容,买下《英雄联盟》S赛独播权,以及签约下主播冯提莫等人。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www.haiwainet.cn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只不过持续了两年后,敖厂长陷入了创作瓶颈,游戏小剧场的形式玩家们看腻了,播放量也在几十万停步不前,这时敖厂长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他再次转型,尝试做游戏测评和吐槽,凭借对玩家情绪点的把控以及精准的选品,敖厂长的视频轻松迈过了百万大关。

王戈分析指出,从全国范围看,气候复杂多变,每年都有受灾减产的区域,也有无灾增产的地方,总量上实现相互补偿,空间调节余地大。从水稻本身看,有一定的群体自我调节和产量构成因素的补偿能力,个体和群体相互依存和制约最终形成不同的产量结构,比如亩穗数减少了,一定程度上穗粒数就会增加。实际生产中,只要强化灾情监测预警、强化防灾减灾预案落实,只要应对措施到位、补救技术得当,面对洪涝灾害同样可以获得丰收。

中稻单产和总产有望与去年持平

而且就变现而言,相比与他同等名气的主播,他等待的也太久了。

之后不久,他的投稿视频没有砸出一点水花,他意识到了立人设、做特色的重要性,改名“敖厂长”,开始发挥自己的恶搞才能,以一口川普配合搞怪的声线,开始制作游戏小剧场,这时,他在观众内心中开始有了固定的人设,《囧的呼唤》也成为了玩家们有盼头的一个节目。

敖厂长不断的成长、不断的拓宽边界,然而他最熟悉的地方——B站,也在以极高的速度成长着,敖厂长一直以不变应万变的“转型”和“努力”,似乎也无法跟上B站破圈的速度,在名气达到巅峰后,年近30的敖厂长却开始迷茫了。

但是十年后,平台的崛起与发展,却又让敖厂长难以把控风向了,直播崛起,一批视频创作者如小智、女流转型主播,获得惊人的签约金与名气,成为风口上的宠儿;敖厂长选择坚持视频路线,留在B站,但视频创作者的收入模式还很模糊。

目前,洪涝灾害导致部分晚稻秧田被淹,秧苗素质偏差,早稻腾茬晚影响双季晚稻适时栽插,特别是机插秧超秧龄现象突出,苗高苗弱、返青期延长,不利于晚稻稳产高产。“但晚稻生产也存在种植面积增加、技术储备充足等有利因素,只要田间管理措施到位,晚稻生产再获丰收有保障。”王戈指出。

在弹幕中,不少B站用户纷纷刷出“爷青回”,并缅怀起敖厂长陪伴自己走过的青春,毕竟敖厂长的视频已经整整做了12年,横跨了前后两个视频时代。

而敖厂长也等待这些消息太久了,所以他将回归B站视作自己人生中的又一个重大决定。

像敖厂长这样自身背负着强大的流量价值和品牌价值的UP主,正是B站最需要的代表人物,无论从商业角度,还是流量价值。

因为在当时,没人能告诉他全职游戏视频制作者,未来究竟能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长辈对此的建议一定是否定的,但这笔钱却给了他另一个答案。

香港警方举紫旗资料图(警方脸书)

B站是敖厂长耕耘最久的一个平台,在B站上足足创作了8年,对于B站不断涌入的新内容、以及用户群体产生的变化,敖厂长内心对此再清楚不过,这也曾让他感到迷茫和害怕,作为老UP,他没有过去自信了,变得没法下“决心“了。

洪涝灾害没有逆转早稻增产趋势

王戈分析指出,今年国家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恢复早稻生产,休耕和抛荒田块得到全面恢复,早稻种植面积大幅增加,为总产稳定奠定了坚实基础。

这段经历被他在回归视频、年终总结视频、恰饭探讨视频中都被反复提到,可见对于他来说,这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灾害发生后,农业农村部组织水稻专家组实地调研评估灾害影响,科学指导灾后生产恢复,因地制宜开展技术指导,最大限度降低灾害损失。“从实地走访和调研看,今年汛情区域相对集中,受灾程度最大的是早稻,一季中稻和双季晚稻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但由于种植面积扩大、技术保障增强等因素,水稻有望再次实现丰收。”全国农技中心副主任王戈指出。

直到B站亲口告诉他,无论“小破站”产生多大变化,也愿意和他一起继续拥抱这些变化,他才终于下定决心,重新变成那个熟悉的“敖厂长”。

在节目中,敖厂长提到了自己最终回归B站的原因:“B站依然是那个重视内容、关心老牌up主的大家庭,无论这个平台涌入了再多的内容、用户群体产生了多大的变化,但B站的灵魂和内核依然没有发生改变。“这促使他下定了决心,他表示,这是他人生中非常重大的一次决定。

这也意味着,过去他的大开大合、肆意吐槽的形式不得不变得更严谨,越来越多的人挑他的人设、逻辑、考据上的错误,制作压力变得更大;与此同时,视频创作者的收入模式仍然比较初级。

专家建议,对受涝田块,可根据茎蘖数量,坚持分次排水、多次露田,调控群体质量,提高分蘖成穗率。中稻生长后期可根据不同种植方式、品种和苗情,在群体高峰苗已过、叶色明显褪淡显“黄”时合理施用穗粒肥,适当增施钾肥,加速籽粒灌浆。

据香港文汇网等媒体报道,谭得志23日在九龙湾举行健康讲座,并派发口罩。期间他和一些同行人士高叫“修例风波”期间的乱港口号。约五分钟后,十多名警员到场并拉起封锁线,此时谭得志仍高叫口号。警方随即举起紫旗制止,警告谭得志或违反香港国安法,又表示口罩上贴纸的文字,或违颠覆国家政权及分裂国家。港媒称,贴纸左上角以较小字号写着乱港口号。

专家调研发现,从中稻生产情况看,尽管洪涝灾害导致南方部分中稻生育进程推迟,无法及时晒田,分蘖受阻,不利于高产群体构建,水稻细菌性条斑病、白叶枯病、纹枯病易发,但目前中稻处于苗期,后期回旋余地大,只要后期不出现大的自然灾害,单产和总产有望与去年持平。

也就在此时,敖厂长内心开始深信一个逻辑:想要保持热度,就要继续创作更多元的内容类型给观众,为此他开始加入MC厂长(我的世界)、测评零食的“我不是吃货”系列,以及硬核的“考古”系列——淘来许多古董主机和游戏,探寻游戏的开发和背景故事,硬核程度大增,也由此诞生了不少厂长语录和梗,比如他那个无所不能的“哥们”。

谭得志高叫乱港口号(文汇网)

长达12年的视频制作生涯,敖厂长前前后后经历过贴吧、土豆、优酷、B站、Youtube、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平台,而哪里最能契合他的发展,他也一直在做思考。

敖厂长在回顾自己经历的视频中,多次提到一个场景:靠着给《英雄联盟》的商业植入广告,他第一次做视频赚到了1000块钱。

他如今已经无法再靠自己身边的一些现象,或只是用户反馈来做判断了,他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声音,告诉他如何去做,是否继续坚持自己。

年轻时,他可以自己做出判断,但如今,他非常需要别人来告诉他答案。

敖厂长的决心和B站的决心

在B站2020年Q1季度财报中,B站的游戏收入与非游戏收入已经各占收入结构的50%,其中广告收入2.1亿,同比增长90%,小米、Oppo等品牌也越来越多的在B站上举行发布会。

“今年早稻群体构建合理,早稻生长期间,前期气象条件总体有利,温光水等资源匹配较好,秧苗素质好,具备丰产基础。”王戈说,我国超过1000万亩早稻种植的省份共有4个,其中广东、广西两省(区)受洪涝影响不大,湖南、江西两省受灾较重,受灾区域以沿江沿湖地区为主。这些区域历史上灾害频发,抗灾减灾意识较强。

近年来,随着规模化经营主体增多,集中育秧面积不断扩大,烘干设备数量不断增加。集中育秧大幅度提高了秧苗质量,提高了作物本身抵御灾害能力;烘干设备为早稻抢收提供了保障,大幅度降低了灾害损失,使抗灾夺丰收成为可能。

多方面的原因让敖厂长感到压力和迷茫,他沿用了自己过去的逻辑——转型和转平台,在B站上,他尝试做电影解说、数码评测以及零食评测;他也和西瓜视频签约制作独家内容,试图开发新的流量。

而视频中被刷的最多的弹幕则是“欢迎回家“。

当年敖厂长的判断是超前的,在没有人能给出确切建议的情况下,他凭着模糊的直觉,和一笔1000块钱的奖励就判断视频创作者职业化的大趋势。

敖厂长忽略了一点:他在B站成长的这9年,也是B站探索自身的9年,B站的商业化一直都“不走寻常路”,视频平台最常用的贴片广告不适用,而基于用户的兴趣和“发电”能力,B站在手游上闯出了一片天;不能上贴片广告的up主们,用户却接受他们自创的“恰饭”视频,而“恰饭”如今已经成为up主、用户、品牌都默认的一种广告形式。

此外,警方票控谭得志及同行人士违反“限聚令”。警方表示,港铁九龙湾站外昨日(23日)下午起有人聚集,涉嫌违反“限聚令”,警方数次警告集结人士后,向4名男子及1名女子,发出定额罚款通知书,他们年龄介乎14至49岁。警方提醒,在疫情严峻时期,任何群组聚集均有可能增加病毒扩散的风险,呼吁市民不要参与任何未经批准集结及受禁的群组聚集。

敖厂长一直以来都没变,还是那个只擅长做内容的敖厂长;B站也没有变,依然是那个视UP主为最宝贵财富的B站。

一位从高中关注敖厂长到现在的玩家评论说,敖厂长是一位“努力型”UP,不是专业出身或天赋异禀,但凭借认真的态度,收获了大量玩家的肯定。

这些自发形成的现象和探索,B站也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