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宫斗告一段落陆正耀继续担任董事和董事长

瑞幸咖啡(Nasdaq:LK)周四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备案文件,瑞幸咖啡董事会表示,免除陆正耀职位的建议未获得多数票通过,陆正耀仍将担任瑞幸咖啡董事和董事长。

瑞幸咖啡董事会于2020年7月2日召开会议,对董事会特别委员会此前提出的罢免陆正耀董事兼董事长职务的提议进行审议。

尤其是大学中养成的读书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阅读与思考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与灵魂。我广泛涉猎各个领域的书籍,建立知识体系和思维框架,学会批判性思考与理性分析。对我们这些山东的普通高校的学生来说,考研并不是大学后期几个月的努力过程,整个大学阶段的学习与努力都在逐步靠近这个梦想。

毕业回国之后,我进入家乡一家本地企业工作。在周围人眼里,这是一个四平八稳的人生——回到家乡留在父母身边,有一个高中同学发展成的男朋友。

俄航天国家集团发言人表示:“因必须进行新的检查,已决定将定于2020年12月的‘进步MS-16’货运飞船和‘北极-M’水文气象卫星的发射推迟到2021年。”

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当初考研到更好的学校,去北京、上海等城市工作,今天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虽然生活没有“假如”,但想了解其间苦甜也并不困难,只要打开一些高中同学的朋友圈,“云体验”一番即可。我发现,在他们玫瑰色滤镜下的生活,有时并非那么惬意。比如一天晚上,北京下了一场暴雨,而我那位在互联网公司加班到晚上十点的朋友,打车排队一直等到半夜十二点。当另一位朋友吐槽她每个月的房租要4000多元时,我也在惊愕之余感叹自己跟父母一起居住的便利:不仅没有高昂的生活成本,每次加班回家时还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自己。除了日常的催婚有些难熬,其他方面都让我比较满意。

成熟意味着接受平庸依然怀抱期待

其实,不论是我们这些学生还是讲台上的老师,都很清楚一件事——我们这个学校的文凭拿出去,并没有多少含金量。但是,正视这个事实之后,我们并没有自我放弃,而是通过培养实实在在的谋生能力,代替形式上的“大学教育”。记得大三有一门专业课,名叫“电商实务”,一学期只有四堂老师在台上讲授知识点的正课,其他课时里同学们都在打理自己的网店。但是,老师并不是对我们“放羊”,而是会随时与我们联系,与我们讨论开店过程中的困境,给我们排忧解难,而那门课最终的成绩也是以网店的经营成果排名计分。如今回想起来,尽管那时我们开的店大多只是小打小闹,但很多和我一样在毕业之后走上电商之路的同学,都是在那时积攒起了最早的开店经验与人脉资源。

然而,命运很有意思,我不仅在读书这件事上天赋有限,而且竟然真的在毕业之后,跑到互联网上“摆起了摊”,成了一名小小的网店老板。不过,和当年不同的是,今天的我已经不再懵懂,也一点都不觉得“摆摊”是什么丢人的事,事实上,正是我在大学度过的日子、学到的东西,让我成了一个有能力养活自己的网店老板,同时板正了我的观念。

最近热播的《三十而已》中,主人公王漫妮曾一度放弃在上海打拼,回到家乡小城做文职工作。最后,她发现自己还是受不了那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其实这未尝不是一种误读,真正开始工作之后,我并不认为自己就踏上了一成不变、毫无生机的人生道路。由于大学专业与工作岗位并非完全对口,所以我反而特别享受这份工作带来的挑战、新鲜感和乐趣。第一次在报纸上发稿、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照片登上摄影版、第一次航拍、第一次上镜……看着自己作品的点击量稳步上涨,慢慢学习摄影、视频剪辑、后期制作等技术,我的工作成就感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所以尽管这份工作并不是传统的朝九晚五,有时甚至要加班到凌晨两点,我还是觉得它不是在固化、而是在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

基于学历基础,每个人的人生选择当然会有不同的维度。我欣赏并赞叹那些在二本毕业后继续深造、去往大城市打拼的同学,但也不后悔自己的人生选择。每个人都有权在可选范围内决定最适合自己的道路,用我最喜欢的动漫里的话来说就是:他们选择玫瑰色的人生,而我则更想要“节能”一点的生活。

在小城生活,繁华是有限的,收入是有限的,可能性也是有限的。我的精神内核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有变化,依旧是“中游荡荡胜若天堂”。对于大城市并不向往,对于成大事和赚大钱也没有渴望,只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赚得少就省着花。在我看来,成熟的过程就是给人生做减法,化繁为简,没那么容易受到消费主义的迷惑,也没有那么买贩卖焦虑的账了。

瑞幸咖啡7月1日曾发布公告,宣布内部调查已经基本结束,瑞幸咖啡特别委员会发现,伪造交易从2019年4月便已开始。瑞幸咖啡特别委员会发现,公司2019年的净收入被夸大了约21.2亿元人民币,成本和费用被夸大了约13.4亿元。

不过此前公告同时指出,陆正耀也参与了瑞幸财务造假,并且在内部调查中不予配合。

处于30-40岁之间的一代,早就告别了青春期和校园,但依然是社会认知里的“年轻人”,有人为自己的代际定位感到尴尬,有人自嘲是“社畜”。

我也就是这批“准中年人”的一员,仿佛是波浪之间的泡沫,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

但是,在我25-30岁的这段时间,和许多刚工作五六年的年轻人一样,有自以为老天降临运气的时刻,也有当时觉得很难跨越的“危机”。

“进步MS-16”货运飞船载有包括给俄罗斯宇航员的新年礼物等货物,它的发射原定于12月11日。如今推迟发射,俄罗斯宇航员预计无法准时收到2021年的新年礼物。

我认为是能够接受自己平庸的事实,并且仍旧对生活抱有期待,认清生活的平淡本质,并且接受平淡的幸福。

从小学开始,我都是属于“中游荡荡胜若天堂”,小康之家也未曾给我太多的拼搏努力的压力。学生时代的我就是一个闲白儿,也不能说不努力,也不能说很努力。好在运气不太差,我中考发挥还行,进入了本地的一所重点高中。我的高中同学都是各个学校上来的尖子生,于是高中三年愈发没有自信,做了三年“差不多”小姐,在人生的第一个冲刺关口——高考,我掉了链子。其实,这种吊儿郎当的结局可以预见:年级倒数第10名,以2分之差无缘二本投档线。于是,我就安心二线城市家乡的一所口碑较好的三本院校就读了。

所以对我来说,二本学历虽然是自己前往大城市打拼的客观限制,但是细细想来,或许大城市也不适合自己。高强度、快节奏的工作方式并不会让我产生热情,反而会让我觉得有些压抑。与大城市复杂的人际关系相比,小城的熟人观念和人情味也给我带来了不少安全感:闲暇时间,与几个发小相约,找家新开的店吃饭聊天,一起毫无芥蒂地吐槽领导,聊聊工作,看场电影,都能让我体会到最简单的快乐与幸福。

目前,瑞幸咖啡董事会由八人组成,包括陆正耀、郭瑾一、吴刚、曹文宝、刘二海、黎辉、邵孝恒、庄伟元。

报道称,“进步”飞船用于向空间站给乘组运送货物、燃料、氧、空气和饮用水。从1978年起不同型号的“进步”飞船已实施167次发射,其中3艘因2011、2015和2016年的运载火箭事故而未能抵达国际空间站。

30岁的我,已经跟这个男朋友结了婚,还没有小孩,托爸妈的福,有房无贷,养了一只傻里傻气的猫,每年会计划几次长途短途的旅行。对于目前的生活,自己也没有理由不满意。看到这里,你一定会觉得这种四平八稳是理所应当的。

相比于传统意义上的大学生活,我所在的专业更像是一个四年期的“创业培训营”,但我不仅没有觉得受骗,反而觉得很有收获。事实上,我刚刚考上二本那段时间,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很多二本院校根本就是在骗钱,表面上为社会培养了不少大学生,但社会根本用不到这些“多余”的人才。那段时间里,我经常为自己的未来感到害怕和迷茫。然而,我的大学用实际行动证明:二本大学培养出来的学生,也可以有独一无二的用处。

大城市虽然有着不少难以比拟的优势,可是对我而言,小城生活则是个更具性价比的选择。比如,大城市人才济济,不少工作岗位甚至在招聘时只接收985、211毕业生,对于只有二本学历的我来说,这一残酷的现实让我不得不思考:大城市虽然看起来机会不少,但其中又有多少真正适合自己的机会呢?相反,在我生活的小城,许多单位并不会提出如此让人望而却步的入职门槛,一般要求本科毕业即可。

尽管那时我对成年人的世界懂得还不多,但我已经可以隐约感觉到:大伯对自己的社会身份其实充满了不甘。尽管他的收入还算不错,但在他(以及我的其他长辈)看来,做小买卖终究是一件不太入流的事。在我的成长环境中,读书上进、进入体制才是人们眼中的一等出路,就算自己单干,也得有个正经注册的公司,才能让人称一声“老板”,倒腾小商品这样的生意,很难让人高看几眼。

在十年前那场考试中,我未能考出理想成绩,并因此与梦想大学失之交臂。第一志愿东北大学未录取,我被调剂到山东泰安一所很普通的院校。我想去复读,但最终听从家人建议,还是向现实“妥协”了。一来,是因为家人格外反对我复读,二来,因我努力说服自己,在四年之后的考研中再争取一次机会。

首颗“北极-M”气象卫星的发射原定于12月24日。两次发射按计划都从拜科努尔发射场,用“联盟-2”运载火箭实施。

彼时心高气傲的我,进入大学后,不得不面对心理落差,有大半年时间都在努力调整适应。后来我慢慢明白,学校水平只是大学生活的一个层面,而这四年丰富精彩与否,取决于自己如何看待现实。与其埋怨学校不够好,不妨先反思一下自己是否已经做到最好?是否利用有限资源,为自己追寻最大的价值?

在大学里,我念的专业名曰“电子商务”。报考的时候,我满心以为学了这个,将来就能进到阿里、京东之类的企业工作。然而现实很快给了我迎头一击——第一节专业课,老师就告诉我们:那些大企业的工作是给985、211的学生准备的,至于我们,最好还是放下幻想、做好准备,用自己的双手给自己“挖”出一条生路。

如今,再见到大伯,我会坦然地和他交流最近的市场行情和做买卖的经验。或许我们都不是很会读书,但我们有自己的事业与方向,没什么好觉得丢脸。作为二本生,我在学校学到了能够养活自己的知识,做到了“学以致用”,从这个角度上看,我有充足的理由感谢自己的大学生活。

记得高考那年,一次家庭聚会,我在义乌经商的大伯喝了点酒,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好好考,考上个名牌大学光宗耀祖,别像大伯一样“去市场摆摊”。当时,我嘻嘻哈哈陪了陪笑,笑里带着尴尬——因为我很清楚,名牌大学这个东西注定与我无缘。后来高考放榜,我只考了二本,大伯再见到我,没再说什么名牌大学和摆摊的话,只是对我说:我能当上大学生,比他们那辈人已经强多了,好好念,将来会有出息。

进行大学选择时,我好像就大概确定了自己的人生方向。我的老家在山东,由于是独生子,父母不希望我离家远行,甚至一度想让我选择位于本市的山东理工大学。可是年轻的我总还是想走出去多看看,一番拉锯之后,我选择了省内的另一所二本大学——曲阜师范杏坛学院(现齐鲁理工学院)。

瑞幸咖啡董事会下属的特别委员组建于2020年3月19日,并获得公司董事会的授权,在内部调查过程中,特别委员会及其顾问审查了从60多名保管人那里收集的55万多份文件,约谈了60多名证人,并进行了广泛的法务会计(forensic accounting)和数据分析测试。

可贵的是,学校并没有因为我们这些“苗子”天资有限,就对我们“放任自流”,而是扎扎实实地教会了我们不少到社会上求生的技巧。之前,我和一名在211大学念书的表兄交流时,曾经以为大学生活就是上课、刷学分、考资格、混社团,而从没想到过:原来在我的学校,课程的主要内容,就是为我们将来走出校门打基础的创业实践。

现在的我深信几个道理:这个世界没有捷径可以走,得到和失去都是等价交换,起起落落是人生常态。理解这几点之后,我就能够保持比较淡定和坦然的人生态度了。拖延症虽然依旧有,但是慢慢自愈了;不惧怕疼痛,逐渐变得勇敢,会去正面迎接击打生活的直线球了;更加外向和包容,能够和更多不同类型的人交流了,也尝试并喜欢上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食物。

从大二开始,学院便要求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网店。尽管绝大多数同学的网店一开始根本赚不到钱,甚至没几个客人,但老师们一直在以认真的态度对待我们的“事业”。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上的这个“电子商务”专业是这个意思。

据他称,“确切发射日期将随后公布”。

“山东学霸多”的“偏见”似乎已经成为全国人民的共识,但这背后却是山东教育资源竞争激烈的残酷现实。作为十年前参加高考的山东人,我对高考的经历仍然记忆犹新。高考的确是决定人生走向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能为接下来的很长一段路程奠定基础,却并非人生的全部。高考过后,依然会有其他重新选择、再次开始的机会,比如考研,这对我来说,就是改变命运的关键点。

毕业之前,我的父母还是本着“学识宝贵,书要多读”的心态,提供了两个选择:给我买辆车参加工作,或是去国外念个研究生。大学期间,我探访过考取985、211高校的同学,蹭了几节妙趣横生的专业课,深觉在一所好大学,课程和师资的平均水准绝对优于我的母校。出于“同辈压力”,在求职的门槛上,我感到深深的自卑,有一种迫切想要再加把油的感觉。于是,我选择了后者,用一年半时间获得了基础版“海归镀金套餐”。

一个人成熟的标志到底是什么呢?

我本科、研究生学的专业跟工作完全不对口,然而,自己并不觉得5年半的时间白费了,大学生活是一生中唯一“独处”的宝贵经历。工作以后,我遇到了很负责、耐心的前辈,也遇到精致利己的同事,虽然半路出家,也渐渐地能够独当一面。跟男朋友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经历了分分合合,现在反倒不吵架也不冷战了,不再尝试去改变对方。我觉得,幸福就是有多大的胃口就吃多少饭。

除去鸡零狗碎的现实外,培养一点爱好是种很好的“逃生通道”。爱好仿佛是精神出口,如果这个精神出口能让自己有一些额外提升,那是再好不过了。对我而言,这个出口就是多去看看这世界,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人们过着怎样跟我们相似或迥异的生活,去探访奇奇怪怪的自然景观以及人文风俗,也可能是路上一段神奇却美妙的际遇,去感受世界纷繁,自身渺小。

因为涉及参与伪造交易,董事会决定解雇前CEO钱治亚和前COO刘剑,还有其他12名参与或知晓伪造交易的员工也被解雇,另有15名员工将受到其他纪律处分。公司还会终止与伪造交易有关的所有第三方的关系。

他们在职场寻求上升空间,在家哺育稚子、赡养老人,是城市早晚高峰车流里挪动的小点、是摩天大楼里的小螺丝钉。

我很庆幸,当时我没有在懊恼和不甘中迷失,而是找到坚持和努力的方向,也渐渐发现本科学校具有的独特魅力。我认真学好专业课程,将之视为大学生活一大主线,也把它当作考研方向。我有意识地全面发展兴趣,发挥在文字方面的特长,拓展生活维度,增添其他可能。这些在我以后的生活中也颇有益处。我还结交了一些良师益友,他们在我从稚气未脱走向成熟的过程中,给予我诸多帮助和启迪。

两次考研后 我从二本生成为名校硕士

别人选择北上广 我更想要小城的“节能”人生

外出读书,总是有一种冒险的愉悦与未知的乐趣。可是四年以后,我却发现这更多是个认识自我的过程:想象中的自由并没有那么诱人,人生地不熟所带来的孤独感反倒油然而生;在外面待久了,我性格中喜欢平稳生活、恋家的部分也逐渐彰显出来。于是大学期间,我并没有像身边许多二本同学一样努力考研,争取进一步用知识改变命运,也没有立志到大城市打拼一下,以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和生活水平。一番在外试探后,我决定毕业后回家,在当地融媒体中心从事新媒体编辑工作。

“北极-M”卫星用于监控北极地区的气候和环境。第二颗“北极-M”的发射定于2023年,另外3颗卫星将于2024-2025年发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