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的论文他还在讨说法

35年前的论文,他还在讨说法

8月25日,搜索“论摄影的戏剧性瞬间”,仍显示作者系王希媛。

1950年10月,毛泽东与民主人士周世钊谈话时,周世钊问到朝鲜局势,毛泽东指出:我们急需和平建设,如果要我写出和平建设的理由,可以写出百条千条,但这百条千条的理由不能敌住六个大字,就是“不能置之不理”。现在美帝的矛头直指我国的东北,假如它真的把朝鲜搞垮了,纵不过鸭绿江,我们的东北也时常在它的威胁中过日子,要进行和平建设也会有困难。所以,我们对朝鲜问题置之不理,美帝必然得寸进尺,走日本侵略中国的老路,甚至比日本搞得还凶,它要把三把尖刀插在中国的身上,从朝鲜一把刀插在我国的头上,从台湾一把刀插在我国的腰上,从越南一把刀插在我国的脚上。天下有变,它就从三个方面向我们进攻,那我们就被动了。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不许其如意算盘得逞。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我们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

陈世哲怀疑,发表这篇“与她专业毫不相关”的论文,与王希媛想要评职称有关。但在法庭上,被告一方辩称:涉案文章系王希媛的同事提供的素材,其不知道是原告已经发表过的文章,在网上也没查询到。王希媛未利用涉案文章评职称,也未因此获利。

守护6397公里的河流,是怎样的感受?用户点开新华报业传媒集团的“交汇点”新闻客户端H5作品,即可聆听长江的乐章。

摄影师陈世哲正在为35年前的一篇论文维权。论文标题是《论摄影的戏剧性瞬间》,而他这几年的维权,是另一个戏剧性瞬间。

11月19日至20日,2020中国新媒体大会在湖南长沙举行。会上,一批刚刚获得新一届中国新闻奖的新媒体作品主创团队,分享了他们在媒体深度融合的时代,拓展新闻舆论阵地、提升主流媒体传播力影响力的心得体会。

按照著作权法,权利人超过两年起诉的,如果侵权行为在起诉时仍在持续,在该著作权保护期内,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停止侵权行为。

“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发生了深刻变化,但‘内容为王’的本质要求没有变。”人民日报社编委委员、秘书长乔永清表示,正因为对内容的精雕细琢,“中国24小时”系列微视频、《复兴大道70号》和《生死金银潭》等精品融媒体产品才得以在纷繁复杂的舆论场中赢得人心和良好口碑。

“这张照片是被侵权最多的。”陈世哲告诉记者,有时被政府部门侵权,有时被商业机构侵权,“总不能专门雇个律师去干(维权)”。所以很多时候,他都告诉自己,“算了吧”。

自2017年起诉以来,此案从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到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又到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了原判。收到二审判决书之后,陈世哲仍旧不服,又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他称自己迄今为维权已花了3万多元。

从十八洞村出发,村民龙金彪的脱贫奋斗故事,又何以借助视频博客红遍网络?

发表那篇论文时,陈世哲37岁,从福建省广播电视大学毕业已有两年。那是他当年毕业论文的删减版,刊发于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中国摄影》杂志。中国当时还没接入互联网,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还是报刊、收音机和电视。

在摄影界,相比于学术论文被“盗”,更多的是摄影作品被盗用。泉州市摄影家协会主席洪宗洲也向记者坦言,摄影作品的侵权虽更为常见,但常常私了,很少走到用法律途径维权的一步。在互联网时代,摄影作品侵权更为常见。

在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的主题展示馆中,浏阳市融媒体中心展示了借助“掌上融媒”客户端制作的融媒体产品,传播效果显著,单场直播活动观看人次达到1290余万。“不但做到了本地全覆盖,还将浏阳故事传播到全国。”浏阳市融媒体中心大数据中心主任汤利华说。

难就难在战争成败关系到国家前途命运,一发千钧,在世界两大阵营冷战对峙格局下,参战风险极大。

收录论文的学术期刊数据库,删除了侵权论文。只不过,事情还留了一个尾巴:直到今天,在百度搜索引擎输入“论摄影的戏剧性瞬间”,出现的结果仍然是作者为“王希媛”的那篇。

人民数据(国家大数据灾备中心)常务副总编辑、人民数据研究院院长陈丽在以《大数据把脉青少年话语生态》的主题演讲中表示,青年群体偏爱数字化阅读,由读报转变为读屏,宣传思想工作的对象是人,人在哪重点就应该在哪。

内容建设要致力于做强主流,凝聚共识。

陈世哲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也是泉州市摄影家协会原副主席,他的维权得到了不少同行的声援。洪宗洲认为,这类知识产权侵权案中,侵权代价太低,而维权代价又太高。

他哥哥告诉记者,家人也曾劝陈世哲,法院已经判了,赔偿也拿到了,“你就没必要计较”。但陈世哲觉得,这不只是他一个人的事,更关乎知识产权的保护。

如何进一步推进媒体深度融合,推动主流声音形成更强的舆论氛围,还存在一些关键环节的痛点和难点。

泉州市的市花是刺桐花,从上世纪90年代陈世哲拍摄的照片《泉州东西塔》里就能看到,那时刺桐尚多。如今东西塔下已难觅刺桐踪迹。但那张照片在泉州市的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到,比如户外大型宣传广告牌上、洗脚店、餐厅里,只是他的名字很少和照片一起出现。

但法院认定,沙丹与王希媛系同事关系,仅凭其证言,在没有其他协商记录等证据辅证的情况下,“无法确认原告于2012年就知晓了被诉侵权事宜”。

新局中孕育着新机。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首先要构建全媒体传播体系。

本届大会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湖南省人民政府指导,中国记协、湖南省委宣传部联合主办,以“守正聚力,创新共融”为主题,旨在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落实中央《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为新媒体从业人员搭建分享实践经验、交流认识体会的平台,推动媒体深度融合高质量发展,不断做大做强主流舆论。

今年两会期间,人民日报智慧媒体研究院研发的“智能云剪辑师”上岗,短短几分钟就能产出视频内容;成立一年来,人民日报社传播内容认知国家重点实验室牵头发起的“内容科技联盟”,已经有数十家科研单位、科技企业和主流媒体参与进来。

经过2年9个月的英勇奋战,抗美援朝战争取得了伟大胜利,打破了美帝国主义不可战胜的神话,极大地提高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使新中国的国际威望空前提高,为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改革获得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和平环境。

70年过去了,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同志在决策时所展现出的战略胆魄仍旧令人心潮激荡。“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这种胆魄是建立在战略研判基础上的决死抗争,是对形势威胁准确判断、战争发展前瞻洞察和方案行动反复权衡的结果。

中共中央决策出兵时全面分析了敌我双方的优劣条件,认为美国虽强也有弱点,中国虽弱也有有利条件。美国在军事上是一长三短:一长是钢铁多。三短是战线太长,首尾难以相顾;运输线太长,要横跨大西洋和太平洋;兵力不足,并且士气不高,是“铁多气少”。因此,尽管美国在综合国力和军队武器装备上占有绝对优势,但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2017年,陈世哲把陌生人王希媛和出版方告上法庭。次年6月13日,一审判决出来了。

沙丹就职于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艺术学院,研究方向是摄影艺术教学、影像艺术研究。她告诉记者,“(王希媛)是行政人员,(当时)准备要评职称,但后来快退休了,就没评。”

守好方向之正,聚好融合之力,走好创新之路,抓好共融之举,在中国记协党组书记刘正荣看来,这是推进媒体深度融合的应有之义。

看到这些残留在互联网上的侵权论文,陈世哲有些生气。他今年72岁,患了前列腺癌,刚做完手术,还在为维权努力。

与会嘉宾认为,构建全媒体传播体系要以内容建设为根本、先进技术为支撑、改革创新为抓手,努力形成资源集约、结构优化、差异发展、协同高效的局面。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显示:根据现有证据,可以认定陈世哲对该文享有著作权。经比对,被告王希媛于《新闻天地》发表的《论摄影的戏剧性瞬间》与原告涉案文章,除第一段和最后一段的结尾处不同外,标题和其他内容均相同,二者构成实质性相同。

“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舆论生态、媒体格局、传播方式等正发生深刻变革,突出表现为新媒体渗透力无处不在、影响力不断扩大。”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张宏森在致辞中说,“用好新媒体、建设全媒体,越来越成为传媒领域在变局中开新局的必然选择。”

和平与尊严是需要代价的,我们热爱和平,但当侵略者把战争强加给我们的时候,必须奋起迎战,以战止战。在关系国家利益和民族命运的重大问题上,旗帜鲜明,立场坚定,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这是抗美援朝战争以来,中共中央和中国政府在重大决策中始终恪守的决心胆魄。每当身处逆境或受到巨大外部压力时,这种决心胆魄便会迸发出来,瞬间凝聚意志,化作无敌的力量。

虽然他花了很多时间、精力、金钱去尝试维权,但截至8月25日记者发稿,百度搜索“论摄影的戏剧性瞬间”,搜索结果里的作者仍然不是他。

1985年5月15日,陈世哲在《中国摄影》杂志发表了这篇论文。那时,世界上第一个网页浏览器尚未诞生。很多年后,他想从网上搜索这篇文章时,不可思议地找到了。

与此同时,媒体融合也是一次以技术创新为引领的技术变革。

前些年,陈世哲在准备一次关于摄影的讲座时,再次想起那篇论文。他试着在网上检索,出乎他的意料,《论摄影的戏剧性瞬间》出现了。但除了那相同的9字标题和2700字的正文,作者、出版物均发生了变化。

此案的一个争议点在于,原告的起诉是否已超过诉讼时效。著作权法第二十八条规定,侵犯著作权的诉讼时效为两年,自著作权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侵权行为之日起计算。在法庭上,被告方表示,双方当事人于2012年就涉案事项协商过,说好不再追究此事。沙丹也对记者表示有此事。

王希媛当时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艺术学院教师,如今已退休。除《论摄影的戏剧性瞬间》之外,王希媛还于2009年刊发过一篇论文《高职院校实验实训基地建设与管理探析》。

陈世哲告诉记者,由于他保存的那一期《中国摄影》杂志后来丢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没再在意过那篇论文。

毛泽东指出:“我们的愿望是不要打仗,但你一定要打,就只好让你打。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抓住你的弱点,跟着你打,最后打败你。”

网上的这篇论文,也是3000多字,题目还是那个题目,内容有2700多字与他的那篇相同。让陈世哲觉得颇具戏剧性的是,论文作者成了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王希媛,发表在《新闻天地》杂志。

难就难在党内存在意见分歧,各有道理,一时不能统一。

在毛泽东同志主持下,中共中央政治局反复讨论,最终以“打烂了,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的豪气,“任何地方我们都不去侵略。但是,人家侵略来了,我们就一定要打,而且要打到底”的胆气,“美帝国主义并不可怕,就是那么一回事”和“你打原子弹,我打手榴弹”的勇气,毅然下定决心,作出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决策。

大会期间,在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国家网络安全产业园协助下,借助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与会嘉宾就培育发展文化新型业态和产业集群展开了热烈讨论。

它难就难在新中国百废待兴,战争创伤亟待恢复,要和世界上头号强国对抗,差距悬殊。1950年,美国的钢产量为8772万吨,中国不足61万吨,美国是中国的144倍。

为王希媛提供该素材的同事沙丹对记者回忆,那篇文章的素材是她写毕业论文时,从其他同学处拷贝的,“在一个没有名称的文档里”,后来王说想写论文,她便将那些素材给了王。但沙丹表示因时隔多年,那些文档素材已丢失。

法院判决王希媛赔偿7000元,但驳回了陈世哲的其他诉讼请求。他上诉时要求侵权者赔偿15万元,在《中国摄影》和《新闻天地》上公开道歉,消除影响,但并未获得法院的支持。

他总有些不服气。坐在摆放着许多老式照相机的书房里,这个老派的摄影师觉得还是要“争一口气,弄清是非”。

技术赋能还为市县融媒体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他是一位对侵权不算陌生的摄影师。他在旅游局工作过,后来又调往福建一个村子当社教工作队副队长,再后来“下海”经商。更早之前,他做过插队知青。但无论他到哪儿,都会把相机带上。40年间,泉州港、木偶戏、知青点等都进入过他的镜头。

中国困难虽多,但也有有利条件。东北边防军已作了必要准备,并已调集了二线三线部队;中国军队占有数量上的优势,经受了20多年革命战争的锻炼,官兵团结,凝聚力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向来有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经验;中国是反抗侵略,进行的是正义之战,有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的全力支援;中国已同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将获得苏联的物资支援,等等。

他甚至说:“假如我还活着的时候不把这个事情澄清了,历史过100年之后,互联网上的东西一直存在。人家看这篇文章就说是王希媛写的,不是陈世哲。”

在“聚焦新生代 赋能新生态”分论坛上,华为消费者云服务总裁张平安表示,基于5G技术和5G终端等产品,华为持续赋能内容产业,携手合作伙伴开展媒体生态创新实践,共同为用户打造更好的视频体验。

面对美国的侵略行径和战争威胁,是忍让退缩、委曲求全还是奋起抗争、出兵参战?

“不管怎样发展,湖南广电将始终坚持‘内容为王’,坚持将长视频特别是主旋律长视频作为核心竞争力的发展战略。” 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张华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