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各界持续发声坚决支持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

香港各界持续发声 坚决支持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

香港旅游业等各界人士,持续发声坚决支持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希望立法可以让香港社会更加稳定,经济繁荣,“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夹缝中生存的中小型线下教育机构

因教育机构在城市中四散,家长往往会在周末奔波多个场所,送孩子上培训课。赶场、吃饭、停车等等都成了问题,本来应该是清闲的周末却因为孩子变得更加忙碌。可为了自家孩子的未来,却也不得不周而复始的接送下去。教育机构周围缺少能让家长打发时间、休闲购物的地方,所以在不少培训机构等候区,我们都可以看到家长低着头玩手机的场景。教育机构周遭环境如何也成为家长考量的一大标准。解决家长这一苦恼会是个商机,也会是教培行业的一大进步。

受“修例风波”暴力事件影响,香港旅游业遭受沉重打击,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让旅游业人士看到了未来发展的希望。

这里的空置问题不单指教培机构入驻不全或中途退出的情况,还包括周一到周五白天场地闲置的问题。当把教培机构整合到一起时,就意味着也把相同问题集中扩大化。目前来说,教育综合体的商业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单纯只有教育机构的集合,另一种就是类似教育主题的商场,拥有餐饮、购物等休闲产业。教培机构带动周边产业发展,周边产业同样也能弥补教培机构场地空闲时间没有人流量的问题。但这样互补的优势,单纯的教育机构集合无法拥有。同样也无法解决家长其他的消费需求,没有高利润的产业带动整体发展,影响整体坪效。有些综合体选择部分分时出租教室,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但无论选择哪种运营模式,对于教育综合体来说都是一个不断尝试的过程,我们无法确定哪种方式是最合适的。一旦出现问题,会波及整个教育综合体,它的影响将会远远超过单独门店所带来的影响。“教育+地产”承载了许多企业不小的期待。在未来不断发展中,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将是每一个教育综合体必经的过程。

香港外游旅行团代理商协会会长李毅立说,香港维护国安法之后,旅游界的同事非常高兴。在这一次暴乱以及疫情之中,旅游界受到的损失是最大的。到现在为止已经有近百间的旅行社倒闭了,很多同行失业了,就算没倒闭也没有什么生意做。听到这个国安要立法大家很高兴,整个社会都一片欢呼声,大家都期望立法尽快落地香港,让香港未来的春天更加美丽,旅游界是一定会支持这个国安的立法的。

香港文化领域人士表示,坚决支持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为文化艺术创造提供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管理一家教育综合体和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难度从来就不在一个量级。在机构入驻的过程中,每一关都是一道大坎。教育综合体招商时,培训机构要对该商业模式足够相信和接受的前提下,才会入驻。入驻后还需要有适应时间,在改变招生模式和运营方式的情况下,会有机构打起退堂鼓。中途离场,势必会对教育综合体的持续推进造成影响。

2015年3月,浙大民办教育研究中心专家、时代教育联盟张聚杰、郭际明两位老师在河南调研开发区城市规划时提出了“城市教育综合体”概念。

少年宫算教育综合体么?

香港作家联会理事陈慧雯说,香港市民对国安法是非常支持的,充分理解维护国家安全对香港至关重要。国安法可以堵住香港法律体系中的国家安全漏洞,可以保护遵纪守法的香港市民,保障我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暴力破坏不是我们大家所愿意看到的。作为香港作家,也希望在国安法之后,香港的文学作品不会被乱港分子所利用。港区国家立法,一定能够为香港的“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保驾护航,因为它是民心所向,能够让香港重新出发。我们衷心地希望香港能够尽快地“止暴制乱”,重回正轨,恢复长期的繁荣与稳定。

简单来说,可以把少年宫看作教育综合体的前身,但两者又不尽相同。最大的差异就是,少年宫是政府为纳税人提供青少年公共服务重要形式和场所,而教育综合体的产生是一种商业化行为。抛去这点,少年宫就类似于现在教育综合体中,以商业运营机构为主导的教育机构集合体。即把一些培训机构整合到一个区域中来,搭建起一个教育平台,或以早教、K12、职业教育为主题。但教育综合体包含的不仅仅是这一项。

入驻机构打起“退堂鼓”

“城市教育综合体”是指在规划区域内,以教育为主题,以一所或多所全日制高品质的基础教育学校为主体,以多业态的教育、文化、艺术机构和场所为配套,聚合优质教育资源,为区域青少年学科知识的积累和综合素养的提升提供多元化全方位服务的教育复合体。

反推回来,教育综合体在前期招商时,不能只为了“填满空间”,更应该对每一家进行充分考量、反复筛选、严格把关,选择适合综合体整体发展的教培机构。在入驻后,帮助机构度过适应期,提供基本的运营管理,也是每一家教育综合体应该做到的事情。

地产行业急需新突破口

教育综合体为培训机构和消费者之间搭建了一个平台。在创建初期,如何同时吸引好的机构和可观的学生资源成为重中之重。教培机构之间的教育类别最好还不重复。机构良好的品牌效应会成为吸引生源的一大砝码,拥有可观生源也会给教培机构入驻吃下一粒定心丸,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但在最初两者都没有时,如何开始自己的招商之路,成为最大的难题之一。此类现象在以商业运营机构为主导的教育综合体中尤为明显。

香港电影导演高志森说,国安法对香港还是非常有保障,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果不在香港立国安法,情况会继续坏下去,外国势力已经在香港搞了一整年的动作。如果有了国安法,在各种艺术平台里面,还可以回归到讲艺术。(总台记者 金东 周伟琪 李志强 冯良辰 叶丽丽)

这种模式相当于把商场或社区内的教育培训机构进行集群式发展。以商场为一个区域,把一般商场以购物,餐饮为主的商业特点,改为以教育为主、休闲餐饮为辅。或者是在各个社区内进行,打造配套社区的教育综合体。一般采取租金+其他服务费的模式。但同时,地产对于教育行业理解不深刻,很容易只浮于表面,无法做到真正的教育综合。

这是最早产生的一种运作模式。通过引进不同的教育培训机构,形成互补,双方互利共赢,实现学员内部留存。入驻机构可以通过该平台为自己赋能,增加消费者的认可度。有些教育机构会对进行综合体统一装修,来减轻不同机构之间的拼凑感,从而较少了入驻机构的开店成本。一般也以租金的方式进行合作。

③以商业运营机构为主导

“教育综合体”是指在规划区域内,以教育为主题,以多业态的教育、文化、艺术、体育科技等优质资源聚合的教育复合体。

教育机构四散 家长累在其中

教育市场就这么大,在线教育的火热,势必会影响线下教育的生存问题。对于如今的线下教育机构来说,也不是很好过。房租和人力一直都是线下教育机构的成本大头。随着教育机构品牌化和集团化的现象加剧,头部企业的风生水起下,是中小型机构的苦不堪言。热门地段地价水涨船高,同类型培训机构竞争激烈,招生不再是地推发发传单就有一大批学员的年代。好的师资留不住、具有一定专业性的人员又招不进来,中小型教育机构陷入了尴尬的境地。随着政策的推进,办证难也成为了一棘手问题,教培行业不再“野蛮生长”,不少机构就此告别教育舞台。加上关于跑路教育机构的负面新闻频发,对于需要预付费的线下教育机构也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2015年教育综合体概念提出后,新东方率先创立百学汇,推出新项目,成为未来发展模式的先行者。同年5月,河南索易快乐成长中心正式开业,无心插柳柳成荫,同样成为教育综合体发展的先驱者。随后的几年里,教育综合体遍地花,不仅仅布局一二线城市,形成了数以千计的规模。教育、地产行业大佬纷纷入局。不少商场也会把其中一层作为早教或K12培训机构的专门区域,最快速简单的形成一个教育综合体。

随着国家层面对素质教育的一再重视、考试成绩不再成为衡量学生入学的唯一标准;教培行业闻到风声,纷纷对素质教育领域开展可实施课程;家长消费观转变,人们对素质教育的需求越来越多。应试教育市场尤在,素质教育领域势头正盛、资本不断入局,这对教培机构来说无疑是个好事。

今年6月1日前开工建设

也可以理解为,他是一个以教育为主题,以学生和家长为服务对象,进行多品类教学和其他相关体验的综合区域。

预计2021年6月30日前建成

政策出台 限制教育综合体发展方向

第三方运营机构通过整合教育品牌,搭建平台,构建一个教育综合体。专业的商业运营机构会对所有入驻的教育机构进行统一的管理和招生,形成一个全方位、整体性的教育机构,进行商业资源和教育资源的有机结合。但需要有充足的资金支持。可通过租金或招生分成来进行合作。

当年5月,由浙江大学民办教育研究中心及中国民办教育研究院浙江分院教育专家立项,对教育综合体进行了深入研究。

3月9日,五矿哈施塔特学校设计方案汇报会暨学校配建协议签约仪式在博罗举行。汇报会上,建设方详细介绍了办学规模及教学设施。随后,在与会人员的见证下,双方代表共同签署了协议,并表示将共同把新学校打造成高品质、有特色的学校,促进博罗教育事业高质量发展。

香港厦门联谊总会监事长李冠华说,香港年轻一代是非常热爱香港的。在去年经过一系列的风波之后,香港就变得非常之恐怖,对各个企业影响非常大,因为生意都没得做。两会通过香港的国安立法,我们其实是非常高兴,因为,我们一直都希望香港可以在“一国两制”的制度下,变得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过得好,这个其实是我们一些年轻人对香港的一些期望。

教育综合体发展到今天,已是第五个年头。其逐渐发展为以地产商、教育机构和商业运营机构为主导的三种模式。

电商对于传统地产行业冲击不少,各大商场人流量都有所下降,地产行业急需寻找一个新的突破口,改变业内现状。各线城市写字楼空置率屡创新高,不少地产商打起了跨界的主意,寻求一个可以盘活自家地产的全新商业模式,“地产+”不再新奇。教育机构带来的人流量,对地产商来说是一块巨大的蛋糕。

2015年全新概念诞生

据了解,五矿学校(暂定名)位于罗阳街道五矿哈施塔特住宅小区西侧体育大道南侧,为九年一贯制的公立学校,计划引进惠州市第一中学办学。该校占地面积约416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为34343平方米,按九年一贯制45个教学班的规模投资设计建设,将于今年6月1日前开工建设,预计2021年6月30日前建成并通过综合验收。

近两年,各省市相继出台关于校外培训机构设置标准,严格限制教培机构层高、建筑规模等相关标准。并且,依据国家标准《建筑设计防火规范》,明确要求托儿所、幼儿园的儿童用房和儿童游乐厅等儿童活动场所宜设置在独立的建筑内,且不应设置在地下或半地下,一般不超过三层。限制了一些教育综合体的发展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