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次南极科学考察队队员夏至我们在南极越冬

第三十六次南极科学考察队队员讲述——

夏至,我们在南极越冬

讲述人:中山站越冬队员、队医秦忠豪

选秀当天,薛玉洋并没有将这当回事,训练时甚至连手机都没带,训练结束后,薛玉洋看到自己宿舍底下聚集了大批记者,大概也猜到了结果。当然,他本人对于自己被选中非常开心,也自然而然地认为梦想要实现了。

有了王治郅的事情在前,薛玉洋想去美国打球也就难了。不过说实话,薛玉洋自身的实力当时也确实有限,不说他的选秀顺位非常靠后,从他之后的表现也能看出来。

我最担心的是队员遇到意外事故。队员一旦在现场遇到严重外伤,只能进行简单处理,加上户外变数大,如果孤立无援就会特别危险。除了叮嘱还是叮嘱,队友们去作业,我的心也会一直悬着。越冬队员的意志都很坚强,还反过来宽慰我。

有一次,由于冰面过于颠簸,在距离站区5公里以外的冰面上,雪地摩托一个承载轮的轴承断裂,基本维修工具满足不了需求。幸好通信仍然通畅,我们赶紧向站上求救。

不过薛玉洋的NBA之路,并没有那么顺利。

南极的风,是我遇到过的最干最烈最大的风。打在脸上,真如刀割一般。每次出门,队员都要花费不短的时间“武装”自己——先穿保暖衣、羽绒内胆,再套上“企鹅服”,戴好面罩手套等,确保没有任何皮肤裸露。

可南极的寒风很“聪明”,专挑缝隙钻。更何况,有时科考队员为了更灵活地作业,索性把手套摘了或顾不上掖衣服,咬着牙坚持干活。这种情况下,他们的面部和双手,就很容易开裂,严重的还会冻伤。每次帮队友处理伤口,我总是很心疼,“连哄带吓”要求他们做好防护。

现在是南极时间上午10点,从我站立的位置向窗外望去,周围黑漆漆的,发电栋、污水处理栋和垃圾焚烧栋亮着整个极夜期间都不熄的灯。再往远处,朦胧间海上有几处冰山的影子,像一幅写意水墨山水画。从5月下旬进入极夜以来,太阳就在视野中消失了,但在晴朗的中午,在天空的北方会透着光,渲染成或淡或浓的红色。

仲冬节,我还是做了顿好吃的,3张桌子拼成一个长桌,22个人挤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饭、聊天、庆祝,算是寒天冻地里的慰藉。

科考班总共9个人,分别负责海冰观测、气象观测和预报、地磁和固体潮观测、激光雷达和高空物理观测等。我的本职工作是自然资源部国家海洋环境预报中心的一名科研人员,做好海冰观测和气象观测及预报,是我本次科考的主要任务。

我还有一部分工作,是协助汪大立站长、秦厨师,努力营造更温馨舒适的越冬生活环境。每逢中山站室内运动会、文体比赛和队员过生日,我会提前筹备各种各样的奖品、礼物。虽然不贵重,但是一份情意,每个人收到生日礼物都特别开心。

越冬是对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考验。

海冰冰面险象环生。每次出发都是一次对未知世界的探索。冰面上姿态万千的冰山随处可见,由冰山向外辐射的冰裂隙随处可见,乱冰区随处可见,脚下的海冰是20厘米还是1米厚是未知的。在没有日光照射的极夜期间,白雪覆盖的冰面分辨不出高低起伏,我们只能在1米多高的乱冰和雪坝中探索前行,用举步维艰形容并不为过。

2010年,薛玉洋离开新疆,转投浙江广厦队,之后他又加盟了青岛队,青岛队期间薛玉洋还和麦迪当了一段时间的队友。2014年,薛玉洋离开CBA,最终在2018年,薛玉洋在NBL宣布退役。退役之后,薛玉洋成为了河南省女篮青年队的助理教练,他依然在为中国篮球贡献自己的力量。

队友们除了自己积极调适情绪,还会主动融入集体,寻求温暖和支撑。我制定了详细的业余活动计划。周一、周四是电影专场,每天雷打不动有运动时间。一个人待着容易胡思乱想,多沟通交流才能互相安慰。记者 刘诗瑶

除了常温食品,队里还有一部分口粮储存在冷冻冷藏集装箱里。别看南极冰天雪地,是个天然冰箱,但温度并不能满足所有食材的储藏要求。白菜、洋葱等需要冷藏保鲜。我会定期检查各个集装箱,确保电机系统运转良好,不会因为故障导致食材腐烂等。

收到生日礼物特别开心

莫道春光难揽取,浮云过后艳阳天。疫情冲击是短暂的,中国经济的宏观基本面不会改变,经济发展稳中向好的趋势也不会改变。只要市场主体有序复苏,充分激发湖北经济潜力,我们就一定能助推企业渡过难关,畅通产业循环、市场循环、经济社会循环,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

讲述人:中山站越冬队员、站管理员牛牧野

近日,笔者走访湖北四地10家企业后,对加快恢复经济社会秩序充满期待。湖北是制造业大省,去年工业增加值增速位居全国前列。在湖北的支柱产业中,汽车制造业、电子设备制造业等产业比重大,产业链长,在全国乃至全球供应链体系中都占据重要位置。可以说,以产业链为抓手,协同推进复工复产,是湖北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必经之路。当务之急,便是思考如何留住、修复和稳固产业链。

纵观薛玉洋的职业生涯,即便是在CBA都谈不上特别成功,但是我们也不得不说,没有人能知道如果当时薛玉洋去了NBA会是如何——不可否认,很多二轮秀出身的球员根本打不上NBA,但是同样的,也有很多二轮秀甚至落选秀在进入联盟之后逐渐证明了自己,再不济,看看王治郅和巴特尔,两人在回归CBA之后依然可以大杀四方,对抗明显比之前更好,也可以说明当时篮协的“决策失误”。

3月20日72.5%,3月23日85%,3月30日超过95%……最近一段时间,一条加速上行的曲线引发社会关注,它就是湖北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平均开工率。与之并行的,是一路上扬的人员平均复岗率。节节攀升的数据,为湖北夺取“双胜利”提振了信心。

讲述人:中山站越冬队员、厨师秦冬雷

6月21日,夏至,北半球迎来白天最长的一天,南极洲却迎来最长的夜。这一天被称为仲冬节。

事实也是,2006年之后,王治郅和篮协之间的矛盾逐渐解开,易建联、孙悦等人得以正常赴美,只有薛玉洋一人,他成为了那几年里唯一一个真正被篮协限制的球员,分明比易建联还早被选中,还是03一代的成员,结果成为了终生的遗憾。

每天,挑好各自的时间窗口,带着研究任务,我和科考班其他8名成员,会义无反顾地踏进这片“黑暗”。

在3月份正式越冬之前,我就拟好了大致的食谱,尽量合理分配物资,让大家吃得好、吃得高兴。

物资经手,除了有序更要安全。每次出借安全绳卡锁等,我都格外小心。尤其队员将要执行比较危险的任务时,更要反复检查每一寸五金。

促使篮协做出这一个原因是王治郅,在当时,王治郅还没有得到独行侠的续约,他想要留在美国训练准备夏季联赛,因此拒绝了回国参加集训。最终王治郅没有参加那年的亚运会,他遭到了篮协的“封杀”,甚至被开除出了国家队,这也就是著名的“大郅滞美不归”事件。

此时,我国自然资源部第三十六次南极考察越冬队的队员们,正坚守在中山站和长城站。漆黑的极夜、刺骨的寒风、险象环生的冰山与冰裂缝……通过他们的讲述,我们得以窥见真实的南极越冬生活。

讲述人:中山站越冬队员、科考班班长孙晓宇

被选中之前,薛玉洋一共参加了两年职业联赛,第一年为吉林队出战,场均可以拿到7.3分5.0篮板,并且当选了最佳新秀。第二年,薛玉洋被“借调”到香港飞龙队,也是在香港飞龙队,薛玉洋打出了最强表现,场均可以拿到21.8分8.4篮板1.1盖帽,由此被NBA球队相中。

(作者韩 鑫 为本报经济社会部记者)

义无反顾踏入“黑暗”

可惜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就在薛玉洋被选中的第二天,篮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会议上篮协以“赴美时机不成熟”、“经纪人活动没有得到认可”为理由不支持薛玉洋赴美打球,薛玉洋的NBA梦想就此破灭。

2003年选秀大会上,薛玉洋在第二轮第27顺位被独行侠选中,他是宋涛、王治郅、姚明之后第四个被选中的中国球员。被选中时,薛玉洋的年龄还不满21岁,他的身高达到了2米12,体重则是210磅,成为了巴特尔、王治郅、姚明“中国三大中锋”之后又一个有望登陆NBA的中国内线。

产业链动起来,还要稳下来,这就需要有关部门及时介入、把脉纾困。对制造业来说,产业链长、集群度高,意味着企业彼此之间的依赖度深。比如汽车厂商哪怕少一颗螺丝,都没办法开工,这就倒逼产业链上的各类企业必须加速复工复产进程。如何保障数量众多的配套企业同步复工复产,是对政府部门治理能力的一次考验。笔者走访湖北多个地市时发现,不少地方推出“企业保姆”相关服务。有关部门主动下沉至企业,响应企业的生产诉求,针对复工复产中的人流、物流、资金流的难点问题,因企施策,精准帮扶。当前,从国家到地方,各级陆续制定了帮扶企业复工复产的一揽子政策。但要想把政策的“含金量”充分释放出来,服务意识必须跟上,这样才能让企业充分享受到政策红利,从而解除后顾之忧,尽快回到正常的发展轨道。

当时零下20多摄氏度,算上等待支援的时间,我们在冰面上待了四五个小时,吃光了带的巧克力,饥肠辘辘,浑身冻透了,所幸救援人员及时赶到。回到站区,看见灯火通明的中山站,看见寒风中焦急等待的站长,心里顿时就暖了。

我自诩是一个非常阳光的人。但有一次醒来,我竟然异常恍惚和怅然,分不清是中午还是晚上,然后就失眠了,只好听起了相声。窗外总是黑压压的,人体缺乏光照,生理变化的确会引发心理失衡。更重要的是,和家人分别太久,当然会牵肠挂肚、孤独惆怅。站上竭尽所能地创造更流畅的网络环境,但终究不能解无法当面陪伴之憾。

“乒乓球拍坏了一个”“我没有洗发水了”“帮我准备4条安全绳”……保管、统筹、分配越冬物资,是我的日常。队员的事无小事,能保障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地工作、生活,我心里就踏实了。

南极有着罕见的地貌、气候和磁场等,对科研人员来说,这里是梦寐以求的天然实验室。越冬期间,极寒极夜的环境变化,为一些特殊的科学实验提供了最佳时机。

生理和心理的双重考验

这次越冬前,我已经随“雪龙”号极地考察船来到南极8次,其间做了4年大厨,和队员们都很亲密。来来去去南极多次,终于能长时间居住一回,我倍加珍惜。

越冬期间做饭,“花掉”了我许多脑细胞。一是食材有限。去年11月从国内运来的新鲜蔬菜早已消耗得差不多,库存里尽是土豆、萝卜等耐储存作物。肉类和海鲜更是冷藏得硬邦邦的。想把这些食材做出新鲜的味道,需要用心思。二是众口难调。越冬期间要给22个人做一年多的饭菜,如何让来自五湖四海的队友吃得舒坦,责任都在我身上。

其实,身体上的苦,人不觉得有什么,最害怕的还是心理出问题。

牵一发而动全身。充分发挥大企业的引领作用,才能让产业链率先动起来。从企业自身规律来看,制造业产业集群化发展趋势明显,大企业在产业链中的带动力强劲。让龙头企业开起来、转起来、动起来,才能更好助力上下游的各类企业好起来。比如武汉的汽车产业,本地车企与上千家供应商休戚与共,不仅在疫情期间紧密沟通,还共享防疫方案,及时偿付货款,有力助推产业链上游中小企业的复工复产。产业链环环相扣,扭住龙头企业“一个点”,连缀产业链上“一条线”,从而激活产业集群“一大片”,才能真正同频共振,奏响复工复产的“协奏曲”。

放眼未来,动起来、稳下来,还要强起来。机器开动,人员到位,车间红火……可以说,扭住产业链这个“牛鼻子”,龙头企业就能引领中小企业动起来;反过来,中小企业开起来,也能助推龙头企业好起来,湖北的复工复产就能蹄疾步稳。可以预见,在复工复产之后,企业还可能面临市场开拓、转型升级、长期经营等考验,仍需政企勠力同心,携手并进。

留在CBA的又一年,即2003-04赛季,香港飞龙队“解散”,薛玉洋转会新疆队,他场均只能拿到8.0分3.2篮板,此后几个赛季,薛玉洋再也没有打出过被选中前一年的表现,最好的一个年场均只能交出14.0分6.5篮板0.3盖帽,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25岁正值巅峰的他也没能入选12人大名单。

我有意识地搜索队员们的家乡味道,用有限的食材最大程度模仿招牌菜。每顿主食也争取兼具南北口味。有道糖醋排骨特别受欢迎,有队员追着问我说,秦师傅,怎么最近还不做这个?我心想,还有好几个月呢,可不能让你们一口气吃腻了,得吊着点不是。我也心疼大家吃不上绿叶菜,用豆子发了很多豆芽,一般4斤豆子发的豆芽够吃三顿。

为了维持南极科考的完整,我的21名越冬队友选择了坚守。能够有机会为他们服务,让他们吃好每一顿饭,这是集体对我的信任。这份职业,有使命感的支撑,更有感情的沉淀。